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程世才

发表时间: 2015-12-02 15:18:02

关注: 1410

        程世才(1912—1990),湖北省大悟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红军,曾任西路军30军军长。历任冀热察挺进军参谋长兼第12支队司令员,东北军区第3纵队司令员,公安军第一副司令员,装甲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12年8月8日,程世才出生于湖北省大悟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少年时,程世才不甘忍受地主的压迫,对于社会的黑暗、阶级的压迫有着切齿的痛恨,内心蕴藏着一股强烈的抗争意识。1930年,17岁的程世才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1932年10月,红11师奉命向敌34旅发起反击,第33团团长不幸中弹身亡,时任第11师党委书记、第33团政治委员的程世才挺身而出,挥起他那与众不同的长砍刀向敌阵杀去,顿时,士气大振,全团勇猛作战,突围成功,程世才却因身负重伤而两次昏迷。当时的11师政委李先念多少年后回忆起来还说:“在战场上,世才气势夺人,身先士卒,一往无前,就像出山的猛虎。”

        1932年冬,红11师33团作为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胜利越过秦岭,进抵汉中平原。1933年,蒋介石分兵三路对红军实施“三路围攻”。 5月17日,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重点打击敌左纵队13个团,红11师奉命切断敌人退路。5月21日凌晨4时,总攻开始,33团战士如从天降,毫无准备的敌军仓促应战,还没组织好就做了俘虏。6月,红11师扩编为第30军,程世才成为30军第88师师长兼政委。

        这一仗使程世才看到了夜战的优势,便有意识地组织部队进行夜战训练,带出了一支名冠川北的“夜老虎团”。在以后的战斗中,“夜老虎”多次发挥巨大的作用,常使敌人胆寒。

        长征途中,与李先念指挥包座战斗,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部第49师,打开了红军向甘南进军的门户。1936年10月随部西征河西走廊,程世才任红三十军副军长(后代理军长),10月24日夜,红三十军作为先遣部队首先奉命西渡黄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程世才不时看着夜光表,心里着急得像燃了一团熊熊的火。终于,时针指到11点,攻击的时刻到了。程世才疾步走到先锋连队前,手卡着武装带,朝大家审视稍许,说:“强渡黄河,为全军开辟通道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希望大家奋勇作战,完成强渡任务!”“渡河!”程世才在黑暗中有力地挥手,发出命令。霎时间,虎豹口两侧轻舟齐发。强渡成功,木船陆续返回。先锋连还缴获了守军的两条船,这两条船比红军的船大得多,每条船一次可以乘渡五六十人。凌晨,程世才回到渡河指挥部。红三十军八十八师二六三团的勇士们,驶木船,战恶浪,一举突破黄河天险。大部队迅速跟进,势如破竹,摧毁了马家军防线。

        11月8日,党中央和军委命令河西部队改称西路军,在河西创立根据地,打通国际线路,程世才奉命率30军西进,1月23日,当30军行进至张掖城西南的西洞堡、龙首堡一带,遭到马敌1500多人的追击,1月27日,敌又调来青海省撒拉族宪兵团1300余人,李先念政委和程世才军长登上“白塔”从望远镜里看到进攻的少数敌人占据着土坎和小沙土,大部分暴露在开阔的戈壁摊上。于是与李先念商量认为,敌人装备虽好,但很骄傲,应该抓住这个时机。然后,程世才便拿起电话筒向总部报告了敌人过河的情况和他们反击的意见,徐总指挥问道,敌人左翼和右翼相距有多远?程世才回答说,五六百米。徐向前说:“我批准你们的作战计划,你们根据情况反击。”

        下午3时,88师和89师1部与9军1个团已做好了出击准备,程世才下令骑兵首先出击。两对红军骑兵齐头并进,向敌人左右翼中间地带奔驰。接着,30军指战员向宪兵团扑来,9军一个团向手枪团攻去。两队红军骑兵紧接着又绕道宪兵团的背后冲入阵地,将他们分割包围,战至黄昏,击毙敌800余人,缴获枪支1200多支。此次战斗因是红西路军到河西走廊的一次大胜仗,被称为“西洞堡大捷”。

        就在程世才等待趁胜前进的命令时,却接到重返倪家营子的电令。30军殿后掩护全军回师西进,当返回倪家营子时,发现这里惨遭土匪洗劫,原就地安置的伤员被杀害,敌人层层推进,重重包围,冲到军部所住的庄子里,程世才组织反击,扼制了敌人的进攻。后经过连续恶战,西路军弹尽粮绝,战士疲劳之极,而且部队伤亡极大,损耗过半,随时都有被消灭的危险。

        从倪家营子突围出来后,连夜转移到三道柳沟,红三十军防守在南柳沟,当程世才去视察的时候,看到部队被包围在几道火环中间,沿着堤埂攻上来的敌人,已占领了村沿的一座独立房屋。作为一个军的指挥员,完全明白面临的形势如何严重。程世才和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登上围墙,刚从缺口里观察了一下敌情,耳边便咝咝地飞过几颗子弹,墙头上被打起一股尘土,熊厚发左臂负了伤,程世才让熊厚发快去包扎。但熊厚发按着伤口,紧紧地咬着牙,眼晴望着敌人,不肯离开。从暮色苍茫激战到满天星斗,虽然打退了敌人无数次的冲击,但是情况却更加险恶了。当手表上的指针重垒在12点上的时候,程世才举着驳克枪,率领二六八团和二六三团一个营,一阵风似的穿过火海,经过一阵冲杀,缺口被打开了,程世才率领战士突出重围,从梨园口进入了祁连山。

        1937年3月14日,祁连山石窝会议之后,西路军作出决定,部队分散活动,等待援军;陈昌浩和徐向前回陕北;30军和9军编为左、右支队,在附近山区打游击。程世才带领左支队1000多人,在冰天雪地、渺无人烟的祁连山中,整整跋涉41天,翻过无数座大小起伏的山峦,徒涉寒彻骨髓的疏勒河激流,终于从安西走出山口,到达甘西平川,此时全军还有903人。走出祁连山的程世才这时同万佛峡住持道人郭元享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

        1937年4月22日,贫苦出身的道士郭元享倾其数年积蓄为这支“要为穷人打天下”的部队捐赠了小麦、黄米、食油、牲畜等物资,使精疲力竭的队伍得到给养补充。程世才在清单上签上了“程世才”三个字,对郭道长说:“我代表我军全体将士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不久的将来,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国革命一定会胜利。这张便条请您妥为保存了,所送粮油、牲畜,革命胜利后如数归还。”25年后程世才还回忆起这段缘分。

        程世才随后率领战士进行了安西、红柳园的战斗,1937年4月下旬,终于抵达了甘肃、新疆交界处星星峡,彻底摆脱了噩梦般的险境。半年后,程世才从新疆回到延安。1938年入抗日军政大学和中央党校学习,1939年任冀热察挺进军参谋长兼第12支队司令员,参与领导开辟平西、平北地区抗日根据地,粉碎日军六路扫荡,建立起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平西根据地,使北平日军一夕数惊、草木皆兵。后任抗日军政大学分校校长,中共中央党校第4部副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程世才任辽南军区司令员、辽东军区副司令员、安东军区司令员、辽西军区司令员,率部转战东北三省,参加了四平、鞍山、本溪和四保临江、辽阳保卫战、辽沈等战役,特别是由他指挥的新开岭战役,一举全歼敌第25师,创东南满地区自卫战的辉煌战绩,受到民主联军总部嘉奖,为东北的解放作出了突出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程世才进入南京军事学院深造,后经毛泽东亲自圈定担任公安军第一副司令员,负责主持公安军的实际工作。1959年任军委装甲兵副司令员。1975—1985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是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1990年11月15日,程世才因肺癌医治无效,于北京逝世,终年78岁。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 版权所 ©高金城烈士纪念馆
电话:0936-8686808 13993639995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科技公司

甘公安网备62070202000266

备案号:  陇ICP备18003989号-1